龙文虎翼 第一章

好久没产出……在可爱的小直男基友的催促下开了个以他为主角的坑,然而瞒着这货偷偷写gaygay的剧情。好方。
预个警:有苍策cp向,不过苍爹暂时没出来,就先不打苍策tag了。
————————————————————————
这是秦歌试图半夜跑出去的第十三次。
但他还是没成功。
秦歌在十一月的冷风里头就穿着件单衣,抖得能筛糠,“其实我真没想干什么!行个圊(1)不成吗!”
老曹右手食指蹭着小盐罐的角,脚把长枪重铠踢得咣咣作响,“你家行圊带这些?啥时候掉到里头,你才知道自己是真傻。滚回去睡觉,明早早课加一倍。以为老子不知道小鬼肚里头花花肠子——跑那里头谁给你个蠢货收尸?马皮都不给你剩半寸!”
秦歌委委屈屈把一堆东西抱起来往回走,还没起身屁股就被踹了下,差点跌个爬扑。
“滚快点!”

秦歌回去的时候,李濡照常早起练挑刺劈的老套路,看着狼狈的师兄哈哈直笑:“又没跑出去?”
“日……不就是你害的!”
李濡摇头,“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师兄自己,老被发现。”说着话长枪一挑,刚好把秦歌的路挡住。
秦歌绕过去,打算赶紧回去躺上半个时辰补补精神,李濡旋身又来了个仆步长扫,秦歌赶忙跳了下才躲过这一招。
秦歌简直气急,困的不行还被这么着算计,不能忍!“瓜弥日眼咧,包看你个女娃我就让你!打一架见高低!”
“你才瓜!曹队正早都说了你比敏捷根本不如我,打就打!”
今天才开个头就被训了的秦歌想到那张糙脸就一脸郁卒,“老曹说的都是屁。”
“你他娘的说谁说的都是屁?”
结果是小秦伙长今天又顶着双人份的铠甲兵器负重在雪里杵了一整天。没穿棉衣。

其实小秦伙长确实没什么特别想干的,就是想孤身单骑跑到狼牙军营里面,把那个投降的怂式子姓达奚的(2)给杀了,然后完全没考虑后果和自己的下场而已嘛。没什么可怪罪的,他也是一片赤心向李唐——小秦伙长的师妹小李什长冷漠反驳:“不,他就是蠢。”
晚上秦歌在营房的床上抱紧被褥猛打喷嚏,双眼红的像个大白兔子,李濡进来给他送点姜汤,差点被这场面笑得把汤洒到地上喂老鼠。秦歌狂瞪李濡,但是完全没有效果,李濡依旧笑得十分欢实。
秦歌满脸受了伤的表情,“你们都不体谅体谅我,现在连个看我的人都没有。”
李濡想了想,“可能是你太活该了。”
秦歌翻了个白眼。
“那就是因为你傻。”
“能不能别什么都扯我傻!”
李濡倒好姜汤,放到一边,“要是你还有点脑子,就别老想着杀了达奚珣。”
“叛徒不杀留着等过年?反正我就是要去。”
“……不想跟你解释具体。”
“那就少说话。”
沉默了一会,秦歌已经喝了两碗姜汤,李濡抬眼看着倔哼哼的小师兄,认真地说:“要不然你去太原找我哥吧。”
“啥?!!!!!”

“我是认真的,我哥那几年的时候……认识不少江湖人,可能能帮忙。”
秦歌立刻转头,表示出一万个拒绝,“江湖人能帮什么忙,这是天策的事情,他们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难道胡人掌政他们能逃得过去?天下又不分江湖朝堂。”
“就是不一样,咱们不是没见过江湖人,他们跟咱们想的东西根本就不同,他们也不会认同我们的行为,更不可能真心实意去杀那些狗奸贼徒。”
李濡觉得师兄根本就是坐井观天盲人摸象一叶障目管中窥豹鼠目寸光,单纯的不行。
“那你去陪我哥过个年。”
“啥?!!!!!”秦歌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师妹,“那是你哥,你不去陪他过年让我去?!”
“我有事。”
秦歌盯着李濡看了一会,确定师妹确实没时间。但他现在双手捧着热碗,一点点也不想动,“李师兄这几年在北都都是一个人过年,也没怎么啊,今年为什么就让我去。”
李濡胡扯,“我哥前几天来了信,说想看看他的小青云长成什么样子了,而且今年他的好几个弟媳都过去了,他不要媳妇,来个兄弟一块过年就行。”
这种根本不符合人物形象的胡说八道,秦歌居然一点疑问都没有。但他心里还有块石头,“达奚珣……”
李濡快速地说道:“前几天斥候传回的消息你不知道吗?达奚珣这几天已经启程回老家了,他不算武将,不用时时刻刻待在前线的。”
那老子这几天跑出去是在干啥?你们都看我笑话呢?感觉到自己受了欺骗,秦歌抄起碗就往师妹脸上扔,李濡稳稳接住,“你待这儿也没人愿意跟你一块去送死,不如找我哥试试,过了这么多年,我哥都好了大半,你还没释怀吗?”
秦歌蔫了,他确实不太想见到从小都很照顾他的师兄。当年的事情总是他心里的一根刺,师兄可以忘了,但他总不能忘。
李濡见他半天不说话,脸上显出沉重的神情,他眼睑垂着,也看不清里面蓄着什么东西,只得拍拍小师兄的肩膀,“东西我都给你收拾好了,马我也喂了。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就可以走。我也不喜欢那个贪生怕死的府尹,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我帮不了你,没人能帮你。”
秦歌还沉在回念往日的情绪里,听到这话也只是沉沉闷闷地回了一句:“都收拾好了?你考虑周全啊,小师妹。”
李濡已走至门口,听到这话回转身灿烂一笑,“你也不赖嘛,小师兄。”
一堆散着泥土味儿的铠甲干粮从外头被扔进来,秦歌抬眼瞥了下,瞬间气的浑身清爽,风寒都好了大半。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今天花大力气挑着地方埋下去,谁给老子挖出来的!!!

注1:行圊就是上厕所。
注2:达奚珣,打到洛阳的时候投降的辣鸡河南尹。
如果被喝谢的话……我很努力的用了方言如果这样都被喝谢那也是肥常吐艳了OTZ

评论

© 雍州 | Powered by LOFTER